Logo
新闻分类
养殖技术IOS
行业资讯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肉牛养殖 > 文章

《又见敦煌》导演王潮歌:我把命的一部分留在了这里

发布时间:2019-06-11  阅读:103次   字号:  

《又见敦煌》导演王潮歌:我把命的一部分留在了这里

2017年9月18日,在《又见敦煌》周年庆典上,导演王潮歌被授予“敦煌荣誉市民”的称号。

她毫不掩饰自己对敦煌的满腔激情:“我把命的一部分留在了这里。 有了这个称号,从此我就是敦煌人的兵了。

”而让王潮歌付出了无数汗水、血水和泪水的《又见敦煌》,无论形式还是内容,处处都体现着颠覆和传奇。 她说,艺术家创作,最应该做的就是创新出奇。

在去往敦煌莫高窟的必经之路上,陡现一片难以名状的蓝色晶体,在沙漠戈壁的背景衬托之下,它熠熠发光,如梦似幻。 这是《又见敦煌》的演出剧场。 它的灵感来源于“沙漠中的一滴水”。 水,沙漠中最宝贵之物,象征生命、希望以及对美好生活的无限向往。

如果这已让你啧啧称奇,里面的演出一定会让你更惊喜。 王潮歌说,这个演出有四个与众不同的特点。 它有一个神奇的剧场。

对于观众来说,与其说是观看,倒不如说是一次亲历穿越的体验;一进入剧场,就即刻进入了一个壮观瑰丽的幻境。

他们穿梭于一个又一个具象的历史空间:在意向化的丝绸之路上,他们会看到一位位曾在敦煌历史文化道路上留下不可磨灭印记的人物陆续走来;他们将亲眼目睹王圆箓送出国宝,了解其内心的忏悔与无奈;他们又突然转变为上帝视角,与不同古人对谈;他们还可以坐下,沉下心看故事在捧沙的掌心里再现。 《又见敦煌》剧照它有史诗般的文学叙述。 第一幕,当张骞、张议潮、米薇、王潮歌、王儿将……这些名字响起,众声答曰“我在”,掷地有声而颇有一番含义:我从两千一百年前走来,我从一千八百年前走来,我从五百六十七年走来,我从现在向你走来……此时此刻,华夏文明的传承者们同在。 第二幕,情节并没有过分较真王道士到底是不是一个罪人,而是从他和菩萨对话的视角,展现出了忏悔、宽容和感动的精神。 驼铃声声中,菩萨说,即便塑像送走,即便碎为尘埃,但我的慈悲与爱永不离开。 又比如第三幕,莫高窟壁画中的人走出来,说我们的脸全黑了,能否让美丽重现……这个瞬间,观众会恍然大悟,原来这个作品并没有站在一个真实还原历史的角度,而是希望通过每一个人的眼睛,去看待不同的历史。

它为旅行打上深深的文化烙印。

旅行本身并不那么重要,而去哪儿旅行、什么方式旅行、旅行获得了什么则更有意义。

《又见敦煌》的目的,就是让南来北往的游客,在这个古城,不只是浮皮潦草地照几张相,而是深深地体验它的文明,爱上它的历史,获得更大的文化满足。 《又见敦煌》中的王道士它创造了网络外的新奇体验感受。 在互联网高速发展的今天,我们需要提供的文化产品,是更丰富的、艺术的,而不仅仅是商业的、网络的。

《又见敦煌》恰恰就是如此。 难得的是,这部作品,不仅形式新,内容也十分走心。

纵使徐徐开展的是两千一百年的历史画卷,但却没有跌入“大而空”的俗套,每一幕的情感都直逼观众心田。

王潮歌说,有些历史瞬间的设计,她自己都满意的不得了。

比如最后一幕,展现唐朝这个丝路最兴盛的时代,她选择了张议潮派十队人马到长安送信这段真实的历史。 但唯一剩下的一队人马进皇宫、与皇帝交谈的情景则是艺术的再创作、再加工。 在她的故事中,悟真和尚不肯进殿,想先问问皇帝,是否有跟他一样的人来过。

如果有,他就没必要再进,如果没有,则其他九队皆已身埋黄沙。

当皇帝知道丝路已通时,他大为感慨:悟真和尚带来的不是一个口信,而是一条福泽子孙后代的大路啊!于是他命人把所有宫灯点亮,迎接悟真。 就这样,本看起来非常简单的史实,变得实在和感动起来。

场景展示藏经洞中被运走的箱子聊起走心,有人说,最震撼的是众神佛从箱子里出现的情景;也有人说,最感人的是众人送别飞天的场景。 与之前创作过的山水、哲学题材不同,王潮歌坦言,像神佛、飞天这样的佛教元素,驾驭起来很有难度。

《又见敦煌》剧照她说,佛教不仅仅是宗教,更是一门学问。

它深如大海,一两天、一两年、甚至一辈子也不过汲取一二。 但是她却认一个非常简单的“理儿”,即你有你的观世音,我有我的观世音。

在她眼中,佛教就是一种慈悲、宽怀、美好。

这种美好甚至早已贯穿她所有的作品当中。 从来没有反面角色、没有对立面、没有要骂要恨的人,有的是痛苦和对痛苦的关怀、对生命和故土的赞美。

这种大的赞美、情怀,就是她作品中最常见的主题。 自《印象刘三姐》以来,每一部作品都叫好又叫座,堪称艺术和商业成功结合的典范。

王潮歌在王潮歌看来,艺术和商业从不矛盾。 如果作品好,观众就多,观众多,商业就好。 “我真的从来没有为了票房设计任何一个情节,我从来没有为了去谄媚观众去设计任何一个情节,我从来没有为了任何一个营收设计任何一个情节。

任何的创作,由心而始,艺术是容不得杂的,容不得尘的,它要求纯粹,但是我知道,纯粹的艺术一定有好的票房。

”她说。

回复过往,在王潮歌这么多纯粹的作品中,唯一不变的估计就是“变”了。

“艺术家应该让这个世界因为他的存在而出现独特的一笔,而不是步前人的后尘,或者步自己的后尘”,她说。 文字:李芳摄影:仵楠责任编辑:葛蕾上一篇:下一篇:。

养殖技术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C) 2013-2019 养殖技术-www.387844.com All Rights Reserved.